宝武集团:从“绿色制造”到“制造绿色”

2017-08-15 11:31:56 来源:中国经济网-《经济日报》 作者:匿名

2658

中国铝业网】中国宝武钢铁集团有限公司2016年12月成立,由原宝钢集团和原武钢集团重组而成。数据显示,2016年,宝武集团吨钢综合能耗较2015年下降3千克标煤/吨,万元产值能耗较2015年下降3.3%。二氧化硫、化学需氧量和氮氧化物排放总量分别较上年下降11%、14%和6%。

环保标准提上去,并不意味着企业效益降下来。宝武集团总经理助理兼能源环保部部长王建跃告诉记者,宝武致力研发环境友好型产品,“制造绿色”。宝武集团的环境经营战略,不同于单纯投入型的环保概念,强调“善于发现环保中的商机”。

以小小的易拉罐为例,宝武集团研发了钢制易拉罐节材技术,把制作罐体的钢材厚度从0.28毫米减薄到0.225毫米,而制成的易拉罐罐壁最薄处只有0.007毫米,每个易拉罐的碳排放量因此减少15%。

宝武集团生产的汽车用材已向高强钢发展,市场空间更大,因为高强钢能使汽车减重、降低油耗。目前,奥迪、东风日产、吉利、奇瑞等品牌的汽车都已采用宝武集团产品。

宝武集团高炉产生的废弃物——高炉矿渣也找到了“好归宿”,经过磨细处理后用作混凝土添加料,已“融入”东海大桥、洋山深水港、上海中心大厦等工程和建筑。

环境经营并不只求自身的“绿色”,宝武集团正努力担当起中国钢铁绿色产业链“驱动者”的角色。王建跃说,他们挑选供应商并不仅限于简单地用招标、比价等传统办法,而是追求绿色环保的“综合成本效益”。比如,推行“绿色采购”,从备品备件、耐火材料等基础产品入手,逐渐扩大到矿石、煤炭及有色金属等采购领域。宝武集团会同第三方独立机构对供应商进行“绿色评估”,与供应商合作研发绿色、低成本的新一代钢铁生产基础产品。

当“绿色”成为企业基因

中国铝业网

宝武集团武钢绿色城市建设发展有限公司承建的武钢体育公园绿化工程

在绿色环保、低碳节能越来越成为社会热点的同时,钢铁行业缘于工艺特性被列入高碳产业,如何走低碳路线?如何在推进绿色生产、打造绿色产业链、协调低碳绿色和企业发展的关系中,由被动变为主动创造绿色,实现可持续发展?这些,必须成为我国钢铁企业考虑的重要问题。

今年7月份,记者来到宝山钢铁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宝山基地进行调研,充分感受到了这个世界领先钢铁企业的浓浓绿意。宝武钢铁股份有限公司,正在吹响新一轮绿色号角,积极寻求贯穿整个产业链的低碳解决方案,走上一条绿色制造、制造绿色的发展之路。

绿色生产链

节能环保理念已经渗透到公司生产作业的每一个工艺环节

“我们一直在探索并采用低消耗、低排放、高效率的制造工艺和环保技术,努力实现全流程清洁生产。”上海宝武钢铁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智西巍告诉记者,“虽然这条路并不好走,一方面资金投入巨大,仅露天的原料厂封闭改造规划项目投资就达50多亿元;另一方面,由于是边生产边改造,受限于施工周期、露天料场周转衔接等约束条件,技术难度很大。但是我们认为,这么做是必要的、值得的”。

记者在原料堆场看到了正在进行中的改造项目,一个个10层楼高的钢结构大棚、筒仓,正在加紧搭建。

“宝山基地原料堆场是华东地区最大的散装原料场,占地面积近190万平方米,年作业总量近1.4亿吨,相关皮带机运输系统总长超过125公里。”宝钢股份原烧工艺主任工程师李少春说。

过去,铁矿石、煤炭等原料都是露天堆放。2006年宝钢股份投资1000万元完成露天料场封闭改造,建设了高达20米的原料场挡风抑尘网和自动洗车台等环保设施,花大力气降低扬尘污染。为给周边社区更美好的环境,宝钢股份在2013年又制定原料场全封闭改造规划,希望通过“煤进仓,矿进棚”,进一步改善区域环境质量,更好地融入当地社区。

智西巍告诉记者,原料堆场封闭方式分为两种:对付小山包一样堆起的铁矿石,用半圆的罩子罩上;平摊在地上的煤,则用一种高高立起的筒仓储存。改造后,占地面积减少带来大片空地。“我们决定,省下来的40万平方米空地不再做任何生产用途,而是植绿。这可以给全厂带来相当于3个上海大宁绿地的景观绿地空间。”

在近190万平方米原料区域全封闭改造的同时,125公里长的输送料带也进行了封闭改造。光这两项封闭项目,总投资就将超过40亿元。

“在行业普遍经营压力巨大的背景下,我们还是决定投入巨资进行节能环保装备升级。”智西巍说,“节能环保水平是决定钢厂今后生存的根本条件”。

在采访中,记者感受到,节能环保的理念已经渗透到了宝钢股份生产作业的每一个工艺环节。

以烧结环节为例,传统的烧结是钢厂热能排放、煤气烟尘排放的主要污染源,但是记者在宝钢股份3号烧结机厂房内,却看到了一尘不染的车间。“这套有机朗肯循环(ORC)低温余热发电系统以及配套设施,是刚刚建成投产的,可回收三烧机的废气余热发电。”3号烧结机机长赵利明告诉记者:“这是国内第一个兆瓦级低温余热ORC发电示范工程,扣除自身能源消耗,每年可节约标准煤5368吨。”

比如固体废弃物回收环节,宝钢股份的固废综合利用率近年来基本维持在99%以上,其中高炉水渣全部得到综合利用,超过90%作为矿渣微粉得到深度利用。

据统计,2011年至2016年,宝钢股份共投运节能项目141项,年节电量5.79亿千瓦时,年增加余热蒸汽回收量108万吨,年折合节约天然气8334万立方米,年新增发电量5800万千瓦时……

“不改变就没有未来。钢铁产业现在和未来影响行业收益的是资源和环境的高昂成本,尤其是身处大都市或者省会城市的钢铁企业,能不能走上绿色发展道路,决定着企业未来的兴衰。”宝武集团总经理助理兼能源环保部部长王建跃说。

绿色产品链

小到易拉罐、大到汽车板,宝武集团生产的产品已被各个行业争相采用

“现在天气热,锦鲤不太活泼,以前我们养的最大的锦鲤有一尺多长呢。”看着池子里自在遨游的鱼群,记者真难以相信池子里的清水就在几道工序之前,还混杂着钢屑和各种杂物……宝钢股份电工钢废水处理站负责人朱亚军说:“养鱼不是重点,重点是要表明,我们厂出去的水、出去的产品是过硬的绿色产品。”

2016年,上海宝武钢铁股份有限公司实现高磁感取向电工钢B27R080和B30R090全球首发,引起了业界震动。取向电工钢是制造低能耗变压器的理想铁芯材料,也是钢铁产品中制造难度最大的品种之一。传统变压器使用普通取向电工钢,对电能的消耗量约占国家电力的1%。如果全部采用能源转换效率更高的高磁感取向电工钢,将可节约一个国家全部电力的0.4%。目前,宝钢股份生产的高牌号取向电工钢已经供应三峡大坝使用,并广泛应用于国家力推的特高压输电项目。

小到易拉罐、大到汽车板,宝武集团生产的产品已被各个行业争相采用。如今,以宝钢股份为龙头的宝武集团,已经形成了以高等级汽车板、高效高牌号无取向硅钢和低温高磁感取向硅钢、镀锡板包装材为代表的绿色战略产品群。

“有了绿色产品还不够,我们还要把绿色的理念延伸到客户那里,介入下游用户产品早期研发阶段,充分了解用户对原材料性能的要求。”智西巍说,这一理念叫作先期介入。

正是基于对于绿色产品的不懈追求,宝武集团整体经济效益呈现恢复性增长,2016年集团实现钢产量5840万吨,利润70.3亿元。“我们提出的环境经营,就是要在提升绿色制造水平的同时,还能够提高企业效益。”王建跃表示。

绿色产业链

钢铁企业绿色链条外延发展,能够在环境监测、城市垃圾处理、土壤修复等各个环节,形成新的绿色产业板块

“钢厂在大城市存在,不能总把自己看作社区的负担,而是要想办法变成社区的一部分。”王建跃说,社会对工厂环保要求只会越来越高,如果只关注自身污染治理,最终很难得到居民真正认可;而通过融入社区,才能相融发展。如此一来,钢铁企业绿色链条还具备了外延发展的可能,能够在环境监测、城市垃圾处理、土壤修复等各个环节,形成新的绿色产业板块。

比如,上海宝武钢铁股份有限公司是上海首批在厂区及周边配备环境空气质量监测站的企业,5个空气质量站已纳入上海区域联网监测系统。不久前,这5个站又一次升级换代,具备了PM2.5和最前沿的挥发性有机物(VOC)在线监测功能。“作为钢铁企业,社会公众对我们关注度很高,我们对自己的要求理应更高。”上海宝武钢铁股份有限公司能源环保部副部长魏炜说。

“垃圾是被放错了位置的资源。”魏炜举了个例子,为推进城市钢厂建设,充分发挥钢铁企业固废消纳潜力,在2015年的基础上,宝钢股份对原有含油泥渣焚烧设施进行提标改造。2016年,共完成油漆桶入炉使用量11150吨,其中厂内油漆桶3003吨,厂外油漆桶8147吨,“别小看油漆桶的量,这可是上海市全年三分之一的废油漆桶的数量。我们正在与政府部门深度合作,既要把处置垃圾资源的能力发挥到最大化,又要帮助解决上海这样的特大型城市的垃圾处理问题,一举两得”。

如今,这样的绿色理念,已经深植于钢铁生产各个制造基地的生长基因之中,在上海宝山、武汉青山、湛江东山、南京梅山……绿色、环保、节能、高效,已经成为每一名员工的行动指南。

前不久,在公司举办的“开放日”活动中,周边社区居民走进厂区,所见所闻打消心头疑虑。“这么多年了,没想到,原来家门口的钢铁厂竟是个大公园!”一位社区居民感叹,“‘花园工厂’名不虚传,宝钢的努力真是不容易。未来继续与这样的工厂为邻,我们安心、放心”。

推荐阅读

相关产品

中国铝业网 > 铝新闻 >  企业新闻